《钓鱼王》第十一章:演戏诸多环节还有纰漏


钓鱼人  2017-10-10 21:20:00  作者:  来源:钓鱼日记  评论:0  发表评论

  不演戏还真不知道,诸多环节还有纰漏。比如:摇辘轳的人配合不够默契,收放绳索多有不畅;铺垫枕木的人也是不协调,而且速度还是不够快;弓弩箭手列队站位也是不很理想,第一次就乱了阵脚。
  那几个粗鲁莽撞想要提前开钓之人一见此景,不由的虚汗连连暗自责备。心想:要是真钓鱼怪的那一天,就眼前这般阵势肯定不成,还会像肖捕头那样丢盔弃甲的吃了败仗,弄不好还得有人吃亏,那可真是误了大事了!
  查漏补缺,大家在演练中找出问题与不足,共同商议改进克制。比如摇辘轳的两人不够默契,力气用不到一块去,大家就想出了喊口号的办法来解决。先是喊着“一、二”两个人一起摇,这就能摇到一起去,如此练上三日也用喊什么了,伸手握住摇把互相递个眼神就知道该怎么摇了。
  大家上下一心苦练七日,已经是日渐娴熟有了阵型,离钓鱼怪的日子也就到来了。天赐问询预测时日天气的长者,那老者微闭上眼,掐掐手指,缓缓而道:“近日夜观北斗天象,以老夫以往经验本月初三正是狩猎捕鱼的黄道吉日,且初三之夜必会出现天狗吃月,可助村人擒那鱼怪一臂之力。”
  眼见着钓捉鱼怪之日已到,大家的激动之情,愤恨之意,无不溢于言表,所有目光都聚集在闪光湖畔。初三清晨,村长率领大家带着猪头烧酒等贡品来到土地庙,焚香烧纸,虔诚二拜,祈祷神灵保佑大家平平安安,一举擒下那令人憎恶的鱼怪。
  钓鱼怪是晚上的事情,天赐让大家白天睡觉休息养精蓄锐,只等着夜晚一战。天赐、武和两个渔人一起带着弓箭在闪光湖边寻觅水鸟,忙活了一上午射落三只活野鸭,划船抓住挂在三锚钩的钩尖上,待临近傍晚十分抛进湖里的鱼窝中。
  天色将黑,大家各就各位,为了不惊到湖中的鱼怪,天赐让大家在鱼怪中钩之前熄灭所有火烛,埋伏在离岸十丈的草丛中。赶上月初,月光本来惨淡,到了晚上亥时,突现天狗吃月,天一下子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见了。
  天黑的有些令人恐惧,只听得湖水荡漾涌向岸边哗哗直响,偶尔传来几声大鱼跃水的呼通声和水鸟嬉水的拍打声。大家瞪着大眼,屏气凝神,不敢发出半点声响,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在扑腾扑腾地跳着,只期待着缠绕在大辘轳的绳索上挂着的銮铃炸响。
  等待是件痛苦的事情,特别是大家正等待着鱼怪咬钩的那一刻,那更是如坐针毡度日如年的感觉。好不容易熬过了半夜还是没有动静,有人困得实在不行了想要打个盹,可是根本就睡不了,湖边蚊虫小咬肆孽而生,咬的大家浑身痛痒难耐。又怕睡着错过了銮铃响起的精彩时刻,强忍着不让自己睡着,又不敢和别人说话,只好默默地轻怕着身边的蚊虫。
  就在大家困苦难熬的时候,湖里突然传来几声巨大的扑腾声,接着一股阴冷的风从湖面上吹了过来,大家不由地打了冷颤来了精神。偷偷地放眼望看去,漆黑的湖面之上有红红的亮点忽隐忽现忽远忽近。天赐咱在钓台上更是心头一惊,他知道这是那鱼怪来了,忙轻声告诉四个摇辘轳的壮汉各就各位做好准备。
  就见那红点慢慢地游到了鱼窝附近,左右徘徊了一会便不见了踪影。就在大家抻头张目四处寻找红点的时候,挂在绳索上的銮铃“叮铛叮铛!叮叮铛铛!”传来一阵杂乱的脆响。
  銮铃的响声听得大家热血沸腾,激动万分,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,纷纷站起身来咬牙攥拳,跃跃欲试,只等着天赐的命令。
  天赐解下铃铛,对着两个摇辘轳的壮汉喊道:“摇辘轳!”
  两个壮汉撸胳膊挽袖子,死死握住把手哼哧哼哧就开始摇这收绳。
  “点火掌灯!”天赐一声高喊。
  照明的那伙人点亮了手中的火把和灯笼跑上前来,就见闪光湖边人头攒动火光四射,映在湖水上一片火红。
  ”摇不动了!鱼怪开始发力了!“
  ”放绳!放绳!慢慢放绳子!"
  收回的绳子又慢慢地放了回去,顺着高高在上的绳索看去,一个巨大的黑影正在湖中挣扎地扭动着身躯。我的娘啊!这鱼怪也太大啦!
  眼见200米的长绳快放完了,天赐道:“收绳!手绳!慢慢收绳!”
  这两个壮汉绷着额头上的青筋,扭曲着脸庞,呼哧带喘地摇着辘轳,绳子随着辘轳的转动,一点一点地又收了回来。
  “顶不住了,摇不动啦!
  此时,这两个摇辘轳的人已是筋疲力竭,浑身上下汗如雨下。
  ”换人!换人!“
  又上来两个壮汉换下那二人,接着摇辘轳。
  ”摇不动了!一点也摇不动了!那头又开始使劲了。“
  ”放绳!赶紧放绳!“
  天赐看着着急,恨不能上前摇两下,可是自己只有一条胳膊,眼看着也是爱莫能助,只好在一旁观察指挥。
  换着人来回遛了鱼怪三四个回合,那鱼怪似乎老实了许多,露着头张着大嘴含着三锚钩在水面上游荡着。那伙弓弩手早在岸边站好了阵脚,只等着鱼怪进入射程之内,弓弩起开往鱼怪口中射箭。可是想钓起鱼怪不是那么简单的,离岸近些鱼怪就会发力往湖中跑,遛来遛去也没能进入射程之内。
  村里面几个抓耗子的老头手中没活儿,想着给大家鼓鼓劲搬来锣鼓,按照行军打仗的鼓点,咚咚咚!哐哐哐!地敲打起来。这下子可好玩了,这钓鱼怪的钓场瞬间变成了厮杀的战场!拿火把的那些人和前来卖呆的老幼妇女也随着鼓点高喊着:”杀!杀!杀!“
  有擂鼓助威的,有呐喊助威的,大家上下一心,团结协力,这本是一件好事。可是这毕竟是钓鱼怪不是行军打仗,天赐本想着通过辘轳放绳收绳把鱼怪累翻,然后再把它擒上岸来。突然被这打鼓敲锣呐喊的给打乱了计划,这是为什么?给黑鱼怪精到了呗!这深更半夜的嘴上被钩住了不说,这又来了”咚咚咚!哐哐哐!杀杀杀!”的,它能不害怕吗?
  这鼓声、锣声、呐喊声,给鱼怪刺激的来了个超长发挥,身上的潜能被激发了,霍地一扭头拽着绳索就往湖中跑。这两个摇辘轳哪里能抵得住这股巨大的蛮力,双手虽然死死地握着摇把,可是双腿却是不停使唤了,随着辘轳的转动腾空而起也跟着转着圈儿。
  众人大惊,完啦,坏菜啦!就见摇辘轳的两个人禁不起上下折腾,放手摔倒在钓台上,辘轳被鱼怪拽得咕噜噜地飞转着,缠绕在上的绳子也是越来越少。天赐想阻止大家敲锣打鼓呐喊也是没用了,挥舞着右臂高喊:“上人!上人!把住辘轳!”
  呼呼啦啦地上来一群人好不容易把住了飞快旋转的辘轳,可是鱼怪仍然在死拽着绳子,辘轳在慢慢地转动放绳。不好!再不拉住绳子的话,等放没了鱼怪又得跑掉了。天赐看了眼赶牛的那两个老汉,又喊道:“快赶牛拉绳!快!快!快!”
  两头犍牛早在钓台后备好,每头牛身上挎着鞍带同样拴着一根粗绳,大家竭尽全力支撑着让辘轳稳住,把这两根绳子拴系在辘轳前的绳子上。天赐一声口令:“赶牛!拉绳!”
  “驾!驾!驾!……”
  两个老汉都等半天了,这下子终于上场了,那真是不遗余力,高高扬着鞭子喊着号的赶着牛。
  我了个去的!见过人和人拔河,也听闻肖捕头他们人和鱼拔河,今天村里的人更是开了眼了,这又见识着牛和鱼拔河。现在是这么个情况,两头牛对一条鱼,人是插不上手了,摇辘轳也没用,现在的绳子没缠在辘轳上,而是紧紧地压在了辘轳上。
  事到如今,已经不是人钓鱼了,而是牛钓鱼了,是非成败全看这两头牛了,就看这两头牛怎样和着遇怪火拼了。要说从最开始让两头牛跟鱼怪比力气,这两头牛肯定不是对手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那鱼怪被村里人用辘轳遛来遛去的已经消耗了部分力气,虽然爆发着来了股猛力那也是一小会儿。两头牛刚刚上阵还有股冲劲儿,拉拉扯扯的绳子被牛拉回了一半。
  两个老汉再赶牛,行不通了,这两头牛累的四腿趴在了地上呼呼地喘着气,任凭鞭子抽打死活就是不肯动了。那鱼怪也是没了力气,静浮在水中也是在休息。辘轳就像是一根滚轴,高高地托着绳子,人想上钓台上拽绳子也不行,绳子太高即使抓住绳子也使不上力气,况且钓台上也站不了多少人。
  要想人拉绳子只能跟着两头牛的屁股后拉,绳子是斜着下来的,人来拉绳子也是太危险,要是鱼怪再猛的一发力,还不得给人拉飞啊!这样做太危险了。就这样僵持住了也不行啊!天赐担心鱼怪缓过来劲儿再出了意外情况。
  得想个办法把牛赶起来,让这两头牛趁着鱼怪歇息一鼓作气地给它拉上岸来。想来想去天赐有了主意,既然锣鼓能刺激鱼怪,那就找点东西刺激一下这两头牛,锣鼓是不行的不疼不痒的,牛早就听得习以为常了,还是给来点儿更刺激的吧。
  天赐让武将跑回家中取来两挂鞭炮,大家看天赐在这紧要关头弄来两挂鞭,既好奇又迷糊,不知道他又要鼓捣什么东西。天赐把鞭炮分别拴在了两头牛的尾巴,高声喊道:“各就各位,都去准备好,鱼怪马上就要上岸啦!”
  大家看天赐给牛尾上挂上了鞭炮,也是明白了他的意思,端弩拿箭的,抗木铺路的这也就准备好了。天赐让站在牛前的人闪开,接过一个火把点燃了两挂鞭炮。噼里啪啦鞭炮炸响,这给两头牛吓得哪里还能趴得住,争抢着站起身来疯了般地向前奔跑。
  没等鱼怪反应过来,猛然间被拉得身不由己的贴着水面奔向了岸边,再想反抗也是无济于事。鱼怪进入了射程之内,什么箭弩的纷纷向它张开的大口中射去,武将瞄准鱼怪剩下的一只眼睛,“嗖!”的一弓射去,不偏不斜正中目标,鱼怪这下可惨了,四周一片黑暗,口中眼上都中了招血水直流,被两头惊牛拽着也反抗不得,很快就到了岸边。
  鱼怪头先着陆,铺垫滚木的人快步上一根接着一根地排放好滚木,滚木木轱辘轱辘着地滚动着鱼怪这就完全上了岸。大家纷纷上前手拿鱼叉棍棒将鱼怪团团围住,所有火光齐照在它的身上,这个大家惊得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。这也太吓人啦!
  这鱼怪黑不出溜的,长有五丈长,井口般粗,一身黑花的鳞片,一只眼睛干瘪着早已瞎了,那是张老汉当日用鱼叉所伤。一只眼上插着一支箭,汩汩地流着鲜血,这是武将刚刚所伤。最恐怖的是它那张血红的大口,露着像匕首般大小的锋利牙齿,三锚钩挂着野鸭死死地钩住了它的上下颌上。
  终于把黑鱼怪擒上岸了,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,提着的心也是放了下来。皆大欢喜,欢呼雀跃,锣鼓喧天,翩翩起舞,喜悦之情自是溢于言表。天赐可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,看着鱼怪暗自伤神,虽然是大仇已报,可是那失去的胳膊再也寻不回来了。
  给那两头犍牛累的这会儿躺在地上,估摸着不好好休息个一天半载的恐怕是恢复不过来。这给那两个赶牛的老汉心疼的,忙到湖中打来水一一灌食。这黑鱼怪也在喘息着,大家都知道黑鱼即离开了水来到岸上也能呼吸,一时半会的也不会死。纷纷议论着怎么处理这鱼怪,担心这鱼怪恢复过再闹出点事情。
  "报官府吧!让官府来人处理,说不定还能得到赏钱。“
  ”报什么官府,等他们来了还不臭了啊!“
  ”杀了吧!这么大条鱼,全村都能分肉吃!“
  ”对!杀了吧!这是咱们自己抓到的,咱们说的算!“
  ……
  大家你说你的他说他的,吵吵嚷嚷的说着要怎么处置这黑鱼怪。
  村长看了看天赐,又看了看鱼怪,再看看大家,思考着开口道:“能把鱼怪擒上岸来天赐功不可没,没有他想出的这个好方法,咱们还得受着它的祸害,我看这鱼怪还是由天赐来发落吧!”
  “好!让天赐来发落!”
  “对!是天赐的功劳!”
  “天赐!你说怎么办,我们听你的!”
  此时天已经亮了,一轮红日冉冉升起。天赐望着烟波渺渺的湖水感慨万分,内心里思绪万千恰似这湖水一般涌动着。他看看村里的父老乡亲,缓缓而道:“承蒙父老乡亲对天赐的厚爱,今日擒得鱼怪都是大家的功劳。幸得大家信任支持,我当日曾在此发誓要杀死鱼怪,用它的鲜血来祭奠死去的张三叔,也要为我失去的那条胳膊报仇。今天就把鱼怪杀死,鱼肉分给大家,鱼皮留下给我留个纪念吧。”
  “好!就这么办了。”
  ”天赐说的对!不杀鱼怪不解心头之恨!“
  “怎么杀啊!全身都是硬鳞片,刀枪不入?”
  天赐从容而道“要杀鱼怪其实不难,从它肛门开始便可,那里是它的虚弱之处。”这是他从秘笈上学来的。众人用圆木撬翻鱼怪找到肛门,一刀插了进去鲜血哗哗地流淌出来,给鱼怪疼的翻转着身子直扑腾,怎奈钩子挂口已无回天之日,直等着鲜血流干而死。
  不到半个时辰鱼怪没了声响地死去了,天赐用双手捧着一把血水跪洒在岸边,自言自语地说道:”张三叔,我给你报仇啦!你安息吧!“话毕,对着闪光湖磕了三个头。
  鱼怪太大没法运回村里,村里几个屠夫回家取来道具,就地给鱼怪开膛破肚剥皮卸肉。村长拿来称和几个人忙着给大家分肉,其他人则高高兴兴乐乐呵呵地回家拿来器皿装肉。一上午的功夫这条黑鱼怪只剩了个骨架,村里人把鱼头砍下放到村口摆上,说是能辟邪驱晦气。
  天赐和武将一起把这张巨大的黑鱼皮撑开,用石头压好晾晒在湖岸边的草地上,然后一起又把官府立的”鱼怪出没,禁止吓湖“的告示牌给拔了。赶回村里正是炊烟四起,全村上下飘荡着浓浓的鱼肉香气,顿感饥渴劳累腹中咕噜噜地叫个不停。

(原标题:《钓鱼王》第十一章:演戏诸多环节还有纰漏)

相关热词搜索:纰漏 环节 第十一章

上一篇垂钓宝典:《钓鱼王》第十章:肖捕头为了安抚民心抓黑怪鱼
下一篇垂钓宝典:钓鱼-儿时的钓鱼最让人回味-转自人民网原文《钓鱼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