喀纳斯湖钓红鱼


钓鱼人  2013-10-27 21:38:59  作者:兰州 杨集生  来源:  评论:0  发表评论

    1985年,有目击者说,在神秘的喀纳斯湖见到了十几米长的红色大哲罗鱼……

    1988年,日本钓鱼人小西和人在准备了三年之后,率《钓鱼周刊》队来到喀纳斯湖寻钓“梦幻之鱼”,但未能如愿。惟有日本作家开高健钓回一条3750克的红色哲罗鲑。

    多年来,难以统计的钓鱼爱好者征战喀纳斯湖,企图解开大红鱼之谜,但仍旧没有遇上传说中的“水怪”一样的大红鱼。倒是兰州钓友杨集生借偶然之机来到喀纳斯湖,钓上一条真实的2000余克大红鱼,也许能聊慰我们钓鱼人的好奇之心。

    一次偶然的机会去新疆的阿勒泰。事情办完后几位好友邀我去喀纳斯湖。说喀纳斯湖风影奇特、湖水碧透,仙境般的地方。听了朋友的介绍,我怦然心动,决定和朋友同往。喀纳斯湖离阿勒泰200多公里,我这个垂钓爱好者去喀纳斯湖想到的第一件事是垂钓。出发前一天,我就和陕西的小王忙着准备钓具、饵料。

    上午出发,到达布尔金河已是下午4点。沿布尔金河,逆流而上20公里便是喀纳斯湖。坐在车上遥望,只见山高、坡陡、沟深、峰奇,山的阳面是高耸的小叶杨,秀而繁荫、直插云霄;山的阴面是红松,挺拔茂密、郁郁葱葱。山峰险峻如斧劈刀削;山岭逶迤,似苍茫游龙。

    远望对面友谊峰,山顶皑皑白雪,银装素裹,而雪线以下又是翠绿夺目,形成鲜明对比。友谊峰是中俄的界地,喀纳斯湖位于友谊峰的南面,峰上的雪水流成了喀纳斯湖,喀纳斯湖口流出的水又形成了布尔金河。

    一下车,还没联系住处,我就跑到湖边和一位管理人员聊起来,我问这湖里是否可以钓鱼?回答可以。我又问:“这湖里有什么鱼?”“有花翅、红翅、黑鱼,还有一条大红鱼,你爬上右面山顶的观鱼台可看到,能否钓上来,就看你的运气了!”他带着几分诙谐笑着回答。“什么当鱼饵?”“蚂蚱(蝗虫)。”他回答。“蚂蚱?”他看出我有几分不相信,又补充:“是用蚂蚱,不管你在喀纳斯湖还是布尔金河钓鱼,全是用蚂蚱,不用大的,只用小的,从头上挂钩。”

    第二天,我起得很早,盛夏时节,在这里穿上件羊毛衫,还有几分凉意。驻地的木屋、蒙古包、帐篷全布设在森林间的草坪上。林巅不时升腾着缕缕炊烟,旅游车的轰鸣,牧羊人的歌声、琴声、马蹄声,给寂静的山林增添了欢快的情趣。我和小王就在驻地的木屋周围捉蚂蚱。一踏进草丛,因气温低,这些小东西跳起来显得很不灵活,顺手可捉,不到半小时捉了足有上百只。我们连忙吃过早点,就赶到湖边。

    我们选好钓位,试漂、上饵,下钓后怀着不平静的心情,开始等待。湖面静悄悄,湖水清澈,一眼见底,空气异常清新、湿润,只要有云飘过,常是细雨淅淅沥沥,云过天晴,草上、树叶上挂满水珠,金光闪闪,偶尔几滴水珠落入湖内如跳珠溅玉,打破了湖面的宁静。一个小时过去了,换了三次鱼饵,没有一点动静。我和小王正在纳闷,一位老者向我们走来。我一看这老人的穿着、长相,便知是维族人。我忙问:“老人家,这湖里的鱼为什么不咬钩?”老人说:“湖里钓鱼,手竿不行,要用海竿,水太清鱼怕人,不到边上来;上午水也凉,多在12点以后才上鱼。”因没带海竿,老人看出我们有几分失望,又说:“用手竿你们可以到湖江的布尔金河里去钓,挂上蚂蚱,不用漂,手竿在水上不停地拉动,凭手感,很好钓,只是河里的鱼没有湖里的大。”我俩上鱼心切,便按老人的话来到布尔金河,我俩有时在河边反复提竿,有时让钓饵入水后,握竿顺流而下。老人的话真灵,不到1小时,我们就钓了十几条,只是鱼不大,都

    在200克左右,可挺漂亮,有点像鲢鱼,头不大,身上鳞小而密,腹部、侧身雪白,两侧均匀地分布着黑点,鱼的胸鳍有的布满了花纹,有的是红色,这就是当地人说的“花翅”“红翅”。

    中午我俩小憩在河边树荫下,河两岸峰恋郁翠,古木参天,尔布金河喷银射珠,奔流不息,顺河遥望,蒸云吐雾,一派原始的自然风光。垂钓后在这里午餐真是悠然自在、乐趣无穷。可我和小王总感到布尔金河的鱼太小,找不到感觉,于是我俩又商量着回到了喀纳斯湖。把5米的手竿都改换上了15米的钓线,鱼坠加重,先将手竿固定好,让竿梢高出湖面20厘米,仍不用漂,手提着上饵的鱼钩甩出去,很理想,离岸足有20米。我下竿还没5分钟,正想过去帮小王下竿,只见竿梢连动两下,第三下竿尖刚碰到水面。我猛收竿,手竿很重,“上钩了!”我喊着,鱼竿成了弓形。鱼拚命向深水处游,因线长竿短,鱼怎么也靠不了岸,小王过来帮忙,他举着竿往岸上走,我在岸边慢慢拉线,鱼劲大时我松线,鱼劲小时我收线,小王来回走动,这样折腾了20多分钟,才把鱼抄上岸,约有2000多克,胸鳍、尾鳍全是红的。这天然湖里的鱼,力量特大,不驯服,活蹦乱跳,充满了生机。

    我又连忙上饵,想尽量把钩甩得远一点,就跨到离岸两米露出水的一块巨石上,因鱼竿不好固定,我就两手握竿坐在石头上等待。刚坐定,小王那里鱼也上钩了,喊着让我帮忙,我急忙把鱼竿放在石头上跨上岸,只听小王的渔线被咬得“丝丝”地响。突然,在离岸10多米的地方掀起一个浪花,鱼尾打出水面,估量那鱼得在5000克以上。紧接着,小王弓形的鱼竿被拉平,他和湖中的鱼成了拔河状态。“快把鱼竿挑起来!”我喊着也上去握住竿,四只手试挑了一次没成功,正要挑第二次时,只听“叭”地一声,竿梢的第二节被拔断,鱼带着两节竿跑了。我俩抱着断竿正发愣,只见我放在大石头上的鱼竿也被拉下水,我奔跑着跳上巨石,急忙伸手抓竿,可晚了,鱼竿已离开石头两米多,而鱼竿像离弦的箭飞向湖心,大约拉出60米停下了,远远望去那手竿像是一个大鱼漂,晃动了几下后沉没了……

    在不到10分钟的时间里发生的这一切让人难以置信,鱼竿断了,鱼跑了,在垂钓者是常有的事,而鱼竿被拉走、沉没,这在我30多年的钓鱼史上是罕见的。我一直盯着那鱼竿沉没的地方,寻思那儿有多深,真像书上记载的有160米吗?上钩的鱼有多大,是什么鱼,难道说我真的钓上了传说中的“大红鱼”吗?我们俩带着激动、遗憾,解不开的谜,扯不完的话题,回到了木屋。

    晚餐多了一道菜。朋友们品尝着喀纳斯湖里的鱼,肉嫩味鲜,赞不绝口,可当我们讲起钓鱼的情景时,又都听得目瞪口呆,说后悔没有跟着我们去钓鱼……

    晚饭后返程了,我坐在车上企盼,能有一天再来喀纳斯湖垂钓。

(原标题:喀纳斯湖钓红鱼)

相关热词搜索:喀纳斯湖 红鱼

上一篇垂钓宝典:冰钓皇城根儿
下一篇垂钓宝典:阴河钓鱼